子非鱼

他年江左仰遗风,会有白衣来送酒

【靖苏】谁令白衣送酒 17

静妃猜出小殊有孕,苏兄等候景琰赴约

-----------------------------------------------------------

众里寻他千百度(2)

 

靖王从苏宅出来,便直接来芷萝宫给母亲请安。

“景琰,看你今日这般高兴,可是苏先生的病大好了!”静妃娘娘瞧着儿子神清气爽的模样,含笑问道。
“母亲怎知道我今日见到了苏先生?”靖王对母亲总似未卜先知心生佩服。
“知子莫如母。从你赈灾回来金陵,到今天才算有点精神了,定是苏先生不怪罪你了吧?”
静妃听梁帝讲过一些赤焰逆犯被劫的事,也听靖王讲过为救卫峥与苏先生发生争执的事。

“苏先生从没有记恨过我,倒是我害的他被关进悬镜司几天,受夏江的折磨。”一想到这里,靖王又难过起来。

静妃听了吃了一惊:“苏先生身体那样单薄,怎么受得了悬镜司的手段!”

“苏先生说并未受刑,但是夏江那个奸贼一定让他受了不少苦楚。听说被撞到了头,前几天头晕恶心,今日我还见他把药都吐了。”靖王皱着眉头跟母亲说。

“什么?对苏先生这样的人,夏江竟然也下得去手!”静妃听到这里声音微微发颤,眼里泛起了泪光。“只可惜,只可惜我的暖房被毁,本已经快要成株的灵药也……”

靖王母亲难过,便安慰道:“不过今日看到先生,他精神倒好多了。”

“苏先生见到你总是要打起精神,你这孩子总是太粗心。”静妃有些埋怨地说。

“苏先生见我若是客客气气规规矩矩,便是身体不爽,若能跟我开几句玩笑,便是好多了。”靖王微笑着回母亲,“再说苏先生身边的晏大夫,医术高明,有他在母亲可放心。”

“景琰也学会察言观色了。”静妃勉强笑了一下,脸上犹有悲戚之色。

 

靖王忽然想起一事,从怀中掏出一个布包。
“母亲,这是苏先生送给您看的医书,据说是琅琊阁专程派人送来的杏林珍本。上回我跟苏先生提过母亲喜看医书,他竟记在心里,今日特意让儿臣带进来给您。”

靖王打开布,把几本保存甚好的古书递给静妃。静妃接过来一看,果然都是难得一见的珍本,眼里泛出欢喜的神采。

“回去替我谢谢苏先生。”

这些书虽然是年代颇久远的珍本,却保存得洁净完好,没有一点虫蛀霉变的痕迹。静妃一本本翻看,忽然发觉其中一本书的封皮上沾染了一点细碎的粉末,若不是她细心几乎看不出来。她用手指沾了一点,放在鼻尖细嗅,陷入了思索中。

靖王见母亲忽然不语,也不问缘故,只看着静妃等她发问。

“这本书也是从琅琊阁送来的吗?”静妃举起手中的书给靖王看。
“哦,是了。”靖王想了一想说:“这本书似乎是晏大夫拿过去看过,听说母妃要看,黎纲专门从晏大夫那儿取回来的。”

“也就是说这本书从琅琊阁送来,晏大夫拿回房看过。”静妃喃喃自语,又问靖王:

“苏先生府中可有女眷?”
靖王觉得母亲的思绪跳跃太快,自己几乎跟不上,答道:“除了做饭的吉婶儿,倒是没见过其他女眷,连丫鬟都没有一个。”

“吉婶儿,她身体可好,多大年纪?”静妃又问。

“江左盟中除了苏先生身体单弱,其他人都是江湖豪杰。这吉婶儿别看只是个厨娘,能举三尺大锅煮饺子。儿孙都在廊州盟里做事,我却不知她多大年纪。”

 

“母亲为何对苏先生府中的事情也这样感兴趣?”靖王终于忍不住问道。

“久居深宫,想起当年游历江湖的旧事不禁感怀。听你讲讲苏先生府中的事,也当是重游江湖了。”

“母亲何时也给我讲讲您游历江湖的旧事吧。”
“苏先生和你现在关系如何?”静妃娘娘不理靖王的问话,却又来问苏先生的事。
“母亲刚才不是问过,苏先生从未怪罪过我,倒是我总是令他分神操心。”

“景琰,你曾跟我说爱慕苏先生,”静妃欲言又止,想了想还是问道:“你可有做过唐突苏先生的事?”
靖王一呆,想了一会儿才明白母亲所指何事,不由脸就红了,支支吾吾说不出话。

静妃看他这样,心里早明白了。叹了口气,拉起儿子的手拍了拍:“你也这么大了,做事要知分寸,不要再伤着苏先生,他毕竟身子单弱。”

靖王有些尴尬,过了一会儿才笑着说:“母亲连苏先生的面都没有见过,就对他如此关爱。儿臣倒像是排在他后面了。”

静妃道:“前几日圣上说三月春猎带我随行,还答应让我在春猎时见一见苏先生。到时候你可要把苏先生请到九安山去。”

靖王这次真是惊呆了——母亲竟然为见苏先生请了圣旨!

 

靖王离开后,静妃到后堂自己的小药房,又仔细对照检视了书上取下的那一丁点儿药末,自己刚才的判断没错,正是炒杜仲和山茱萸粉末。这两味药配合一起有补脾固胎之奇效,却从来不用于寒症。苏府中女眷吉婶儿已有儿孙,不太可能再有孕。而小殊身上带着武安男妃血脉,景琰他又承认二人的关系。静妃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慌乱过,小殊怎能如此糊涂,景琰做事如此荒唐。可是心里又有些高兴,林燮大哥晋阳姐姐,你们应该也是高兴的吧!
静妃心中默念:小殊,静姨一定会帮你的。
 

梅长苏整个下午都安静的吃药、睡觉,安稳的不像那个有操不完心的梅宗主。晏大夫对宗主今日表现略感诧异,但也没说什么,傍晚诊了脉之后表示满意:“梅宗主要是天天都能这样知保养,我的招牌就能保住了。”

晚膳之后,梅长苏开始打扮飞流,然后命黎纲甄平带着飞流出去观灯,

“你们多玩一些时候无妨,飞流喜欢什么尽管给他买。”

“我今日要早些休息,你们回来不必过来请安。”

“飞流,你回来就直接回房睡觉。苏哥哥有事会叫你。”

把人都打发出去后,梅长苏先倚着看了会书,只觉得心中不静看不进去。

提笔欲写字,脑子里转出来总是这几句: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或者“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心知自己这样做荒唐,可是又舍不得拒绝那一点快乐。

一边纠结,一边找出带帽子的厚斗篷、暖靴、护膝、护腰,两三个手炉也都烧上了炭。

景琰会嘲笑自己裹得像个圆球吧!上一次去看灯会,自己也是这样嘲笑景琰的呢!

 

“景琰,你怎么把自己裹得跟个球儿似的。我看惊帆都驼不动你了。”

“雪刚停城外冷,咱们要骑马又不是坐车,你的伤没好别再吹风受凉。”萧景琰说话老气横秋的,“还有,小殊,你得把斗篷穿上。”

“得了吧,我要是穿得跟你一样圆鼓鼓的,咱俩就坐不到马上了。”林殊笑嘻嘻去拽景琰的斗篷,“要我说,你把这个也脱了。有我这个‘小火人儿’给你抱着,你还怕什么冷呢?”

“小火人儿也有火力差的时候,你还伤着呢。你要不穿我不带你去了。”萧景琰板起脸来。

林殊把拐杖一丢,往他身上一扑两只手勾住脖子,“景琰,景琰,抱我上马。”

 

待续

 

 

0-1  多情总被无情恼(上

0-2  多情总被无情恼(下)

1.  谁令白衣送酒

2.  今宵酒醒何处(上)

3.  今宵酒醒何处(下)

4.  君子可欺之以方(1)

5.  君子可欺之以方 (2)

6.  君子可欺之以方 (3)

7.  君子可欺之以方 (4)

8.  君子可欺之以方  (5)

9.  秋山又几重 (1)

10. 秋山又几重 (2)

11. 秋山又几重  (3)

12. 秋山又几重  (4)

13. 秋山又几重  (5)

14. 秋山又几重  (5)

15. 秋山又几重  (6)

16. 众里寻他千百度(1) 

17. 众里寻他千百度 (2)

【番外】宗主的孩子是谁的? 

【番外】宗主要生了

【番外】 梅开二度  【吃醋、情话、生子后】

本文关于男子成婚及生子的设定,《君子可欺之以方 4》

 

 

谢谢阅读!

新年快乐!

 

 

评论(39)

热度(4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