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非鱼

他年江左仰遗风,会有白衣来送酒

[靖苏] 谁令白衣送酒 50

循仁义谓之君子(5)

梁帝寿宴的第二日,内廷司正式下旨命纪王、言阙、叶士祯为主审官,复查赤焰逆案。
太子萧景琰已承担了几乎所有朝政事务,繁忙度有增无减。偏偏这个时候,东宫武英殿的后墙莫名其妙坍塌了一块,钦天监太史来查看后卜卦不吉,认为东宫武英殿、承晖殿及花园格局被前太子萧景宣整饬后,气口不顺,需要重新布局整修,太子殿下只好临时搬回靖王府居住。

这天,萧景琰刚翻进苏宅的后墙,蔺晨便迈着方步迎了过来,“太子殿下好身手,干脆把长苏家的后墙也一掌震塌,岂不往来更便易!”
萧景琰略有些窘,也不答话,只问道,“长苏他身子如何?”
蔺晨乐呵呵道:“长苏还是沉得住气,本以为金殿呈冤是个大关口呢,谁知他回来跟没事儿一样,也就气息弱了点儿,脉象乱了点儿,走路晃了点儿,脸色白了点儿。”
萧景琰正往梅长苏卧室走,听到这里顿住了步子,只想踢他两脚,想了想不理他又继续往前走。
这边黎纲扶着梅长苏迎了过来,“蔺晨,你又胡说什么!”
蔺晨一把捉住随梅长苏过来的飞流,“你苏哥哥有人陪,不理我们啦。走,给我帮忙去!”

萧景琰仔细打量梅长苏,脸色确实有些苍白,气息不稳时弱时续,看黎纲已经急急走远,便将他轻轻一把抱起,“回房间去休息吧!”。
梅长苏像是习惯了倒也不气不窘,稳稳靠在他肩上,“手不痛吗?亲自去推墙?!”眼神里带着些难以置信的嘲笑。
萧景琰微笑不语,大踏步进了卧房,把梅长苏放在榻上,自己坐在他身边。
梅长苏拉过他的手臂查看,景琰顺从地伸过去,“战英也学得多嘴了?!其实没什么事儿。”
“战英过来找卫峥叙旧,可没说什么,”梅长苏看他手臂确实无大碍便把自己冰凉的手伸进他的袖筒取暖,“这事儿还要亲自动手,真是笨水牛,叫飞流过去一掌保证把大殿都震塌。”
“你会让飞流帮我做这事儿吗?”景琰把梅长苏的双手捂在手心里,挑着眉毛问他。
梅长苏转转眼珠,嘴角挂上一丝不怀好意的笑,“我要想见你,自然不会这么用这么笨的法子。”
“谁能有小殊的鬼主意多?”萧景琰轻叹一声,自从相认后,也只有这些日子梅长苏终于不再隐藏身上林殊的影子。景琰常常想,换任何人经历那样的劫难总是会变的,其实小殊除了容貌和体质,性格的变化并不算多。当初若是自己细心些,应该早就能发现真相。
梅长苏看景琰呆呆盯着自己,知他又在抚今追昔,并不说破,只换了话题。
“景琰,复查赤焰案有什么进展吗?”
萧景琰一怔,回过神来:“你就不要操心了,安心休养,一切有我呢。”
“庭生的事情,你是不是有什么打算?”梅长苏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来。
两人很久之前曾讨论过给庭生恢复身份的问题,当时的结论是没有金匮玉碟没有龙册宝印,基本不可能重回皇室血统。
“内廷司的黄主司交出了当年隐匿下来的庭生的金匮玉碟,有纪王为证,言侯为保。”萧景琰字斟句酌道,“庭生会恢复祁王遗腹子身份。”
梅长苏叹了口气,淡淡一笑,只说了句,“也好”,背对着景琰躺倒在枕上。萧景琰拉过被子给他盖好,见他沉默不语,知他心里又不高兴。
“小殊,庭生的皇室身份是真的。”
“我知道。”
“他天资聪慧、品行端方,将来是可以承袭祁王兄的。”
“我知道。”
“小殊,我明白你不想让我卷入阴诡谋局中,可我们在战场上还要排兵布阵,还有兵不厌诈。我早就想明白了,这种事有时候不得不做,非常手段行非常之事。但我还是堂堂正正的萧景琰,你还是堂堂正正的林殊。”
“布局谋篇自当如是。可你是主君,现在是太子,将来做皇帝,这种破坏法纪的事情一旦沾手,便有无穷诱惑力。皇帝若视法纪为无物,便再没有什么能约束他。你知道我最不愿意看到你变成这样。”梅长苏背对着景琰,说着说着情绪有些激动,刚转过身,景琰便探身过来吻住他的嘴。
好一会儿才恋恋不舍地放开,景琰皱着眉头慢慢道:“小殊,你才是那个一直保有赤子之心的人。完全不懂阴诡制衡之术的主君是做不了君主的。祁王兄,即便没有赤焰案父皇也容不下他。海晏河清、政通人和,哪有那么容易!”
“景琰,我知道你会努力去实现。”梅长苏静静回视着他。
“俟河之清,人寿几何?”萧景琰口中轻轻吐出这几个字。
“我们等不到,还有庭生,还有他们的后辈,只要能把这个理念传承下去。”
“我想让你看着我做。”
“海晏河清,不是为了我。”
“但我是为了你才做的。”萧景琰缓缓躺在他身边,轻轻搂着他。

赤焰案重审与昭雪相当顺利,十月初六内廷司连传三道旨意,其一,宣布昭雪祁王、林燮及此案所牵连的文武官员共计三十一人的大逆罪名;其二是下令迁宸妃、祁王及其嫡系子女入皇陵,并重建林氏宗祠。祁王遗腹子庭生复名萧正庭,袭祁王位,由太子萧景琰教养,待其成年开府建衙。其三,此案首犯夏江、谢玉及从犯若干人,判大逆罪。
十月十二日,在太仪皇家寺院设灵坛道场,皇帝与太子均着素冠。亲自拈香于灵位之前,并焚烧祷文告天,以安亡魂。

深秋的庭院一片萧瑟衰败,苏宅里的人们却一派欢快欣喜,黎纲和甄平忙碌着打点一切事物,再次准备重返廊州。大家都在期盼一个可以一直延续下去未来。
“你决定离开金陵,我倒不反对。”蔺晨难得没有嬉笑的表情,“小宝儿都快满三个月了,又不能带来京城,该回去好好陪着他。”
片刻的宁寂之后,梅长苏低低地“嗯”了一声。蔺晨立即笑了,“世间风景最佳处,还得属我家琅琊山。回去了有美人稚子相伴,给个神仙也不换。”
梅长苏修长的手指抚过细瓷茶杯,白了蔺晨一眼,“谁是美人?”
“自然是我,我跟小宝儿陪着你游山玩水,难道不是神仙过的日子!”蔺晨说着把一张大脸凑到他眼前,被梅长苏一把揪住腮帮子,“哎呀”蔺晨举起扇子作势要敲长苏的头。
“长苏啊,我都想好了。咱们先回琅琊阁接上小宝儿,然后去霍州抚仙湖品茶,住几天去秦大师那儿吃素斋,再沿沱江走,游小灵峡,那儿山上有佛光,接着去凤栖沟看猴子,顺路还可以去顶针婆婆那要两坛醉花生,你最喜欢吃了……”
“蔺晨啊,小宝儿经得住这一路折腾吗?”梅长苏表情有些无力,“再说照你这个走法,等我们再回琅琊山,也得大半年了。”
“有我在,你和小宝儿能不能经得住,根本不是需要考虑的问题。你信我,我们就这么走。”
聪明人之间的交流,不需要把话都说透,梅长苏展颜一笑,“好。我和小宝儿都拜托你这个蒙古大夫了。已经跟景琰谈过了,明天去宗祠祭拜完了咱们就出发吧。”
蔺晨大笑着跳起来,兴冲冲跑到了院子里,冲着树上喊道:“小飞流,苏哥哥要跟咱们一起游山玩水去啦!”

然而这欢快的气氛只持续了几个时辰,琅琊阁的鸽子、江左盟的暗探、朝廷的加急快报一同星夜入京,如同一道道霹雳炸响在金陵的夜空。
大渝、北燕、东海三个邻国同时发动攻击,夜秦又生叛乱。

得到消息后,梅长苏连夜去了一趟东宫太子府,回到苏宅时已近黎明。
“蔺晨!”梅长苏看着在院中等候多时的蔺晨,直截了当地说,“把冰续丹给我吧。”
蔺晨的脸色如凌晨的露水一般冰冷:“你想要做什么,直接说吧。”
“如今大梁政务腐坏军备废驰,这一年景琰虽大力整饬,但数十年的积弱并不能朝夕之间扭转。”梅长苏缓缓道,“虎狼之师群起攻之,若无抵抗良策、拼死以御,只怕真的会国土残缺,江山飘摇,让百姓遭受痛失家国之灾。我要去北境。”
“你又能怎样呢?你一个人能挽救整个国家?如果你十三年前就死了呢,这大梁还不是要完蛋?”
梅长苏直视着他的双眼,脸色雪白:“十三年前,父帅率领的赤焰军击溃大渝保北境十年平安。现在又是西域秘族联合大渝、北燕,打着为武安后裔讨还江山的旗号。”
“我林殊是武安之后,纵然身上淌着西域秘族的血,但林氏一族的人烧成了灰也还是大梁人。对林氏一族来说,从来没有什么复国梦想,从没有想过染指皇位。武安皇妃当年以天下苍生为念,不愿争霸江山而造成千百万人流血成渠、积尸盈野。国难当头之时,我若置身事外,便相当于助外族入侵,死后有何颜面去见父帅见先祖见武安皇妃。”
“如果只是普通战事,我相信景琰都能处理得好。可是这次事关武安血脉,赤焰当年的冤案虽洗雪,武安的污名未除,西域秘族后人总会伺机而动,不将此隐患消除大梁终无宁日。这是属于我林殊的责任。”

“武安后裔并非只有你一人,这责任并非只能你来承担。为了让林殊复活三个月,你连小宝儿都不要了吗?”蔺晨闭了闭眼,竭力平息自己的情绪。
“我陪他游山玩水几个月,最终也免不了一死,终究会离他而去。我若能除西域之患,雪武安污名,宝儿便不用背负这些责任,能堂堂正正以武安之后立于天地。”

“太子什么意见?”蔺晨面容沉郁,“服下冰续丹,三月之期一到,大罗神仙也难留你一日。这些萧景琰都知道吗?他同意你出征?”
梅长苏淡淡点头,从怀中取出一块玉牌给蔺晨看,“我已被任命为持符监军,持太子玉牌,随蒙挚出征大渝。”
蔺晨一声冷笑:“不管你是林殊还是梅长苏,都要离开他了。所以还不如让你替这个大梁去送死卖命!”    

“蔺晨,景琰不是这样的人,你也不是说这些话的人。我已经准备好了。"

蔺晨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子,粗暴地丢给了梅长苏,转身便走了。
梅长苏抚摸的手掌中的变得发烫的小瓶子,似说给萧景琰又似说给蔺晨听:“重新回来的林殊,不会让你失望!”

 

待续

-----------------------------------------------------------------

俟河之清,人寿几何?------ 本意是人的寿命能有多长,哪会等到黄河变清的那天呢?
萧景琰在这里是感叹,即使自己努力做到河清海晏,小殊也看不到了。 
小殊假装不懂他的意思,说这一代等不到还有下一代,坚持下去,总有一天理想会实现。 

 

阅读理解:
1.  武英殿的墙怎么塌了? 
2.  苏兄会让飞流去拆东宫的房子吗?

3.  庭生恢复身份,苏兄为何不高兴?
4.  景琰为何同意苏兄征战大渝?

 

 

 

春节的时候因为仰慕大手们,加入了静日思的群,今天轮到我交稿,很明显这篇是不符合的要求。我再努力一把,实在写不出,只能灰溜溜退群了。 最后勉强交了稿,还是不要看了。           

评论(33)

热度(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