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非鱼

他年江左仰遗风,会有白衣来送酒

【靖苏HE】谁令白衣送酒 25

誉王叛乱,三日之约景琰搬救兵,苏兄布防守猎宫

----------------------------------------------------------

登山临水送归鸿(3

 

靖王掀帘走进营帐时,静妃正在用湿毛巾净面,除了眼皮略微红肿倒也看不出哭泣的痕迹。

靖王扶着母亲在软椅上落座,屈膝跪在了她的身前。

“母亲这样伤心,孩儿却不能为您分忧,觉得自己无能。”

静妃温柔地抚摸着儿子的鬓发,悲悯地看着他:“景琰,你没有做错什么事。让母亲难过的事情和你并没有关系。”

“和苏先生有关的事情便和我有关。不能让母亲和苏先生信任我,一定是孩儿做得不好。”靖王黯然地垂下头。

“你的孝心我明白。”静妃将手放在儿子头上揉了揉,长叹一声:“景琰啊,此事其实与苏先生也没有直接关系。”

“母亲,我很久没有见到您如此哀伤。您若把话说明白,或许儿臣能为您做些什么。”

静妃凄楚地一笑:“我如此哀伤,是因为事关一位故人,这位故人是苏先生的父亲。他在我入宫之前游历江湖的时候,救过我的性命。那时候,苏先生也还没有出世,所以此事也与苏先生无关。”

 

靖王怔了怔:“原来母亲曾对儿臣说过的故旧之交竟是苏先生的父亲。”

“不错。”

“母亲如何知道这位故旧之交与苏先生的关系?”

静妃颤声答道:“这位故人姓梅,与苏先生长得很像。”

“苏先生的寒症也是和他父亲是一样?”靖王想起上次母亲对他说的话。

“苏先生的病恐怕比他父亲还要重,他的父亲便是、便是英年早逝。”静妃喃喃地说,露出难过的神情,“苏先生他,恐怕也会天不假年……”

“天不假年!母亲,那苏先生还能活多少年?二十年?……十年?…….五年?”靖王盯着母亲的眼睛,求救一般等待她的回复。

“我不知道,也许好生将养时间就会长些。”静妃不忍心看靖王的表情。

“所以母亲总是提醒我好要生对待苏先生,是吗?”

母子二人沉默了许久。

“不管是五年还是十年,只要苏先生愿意,我想陪着他一起。”

“苏先生也有他自己的苦衷。你若能体谅就体谅些吧。”

虽然母亲的解释并不能让靖王完全信服,但他最后还是低下头,低声道:“母亲保重,孩儿告退。”

 

列战英忽然发现靖王殿下与苏先生的关系变得诡异,并没有失和,反而比从前更加礼数周全,但也很久没有在一起用餐交谈,表现出一种莫名其妙的疏远。
苏先生倒是若无其事,与往常一样,每日领着庭生读书,带着飞流玩耍。

靖王却闷闷不乐,除了陪同圣驾就是去靶场射箭。每日才到傍晚,苏先生总是早早回到大帐熄灯休息。两人的大帐离得很近,靖王常常在营帐附近漫无目的地转来转去,然后回自己的大帐去看兵书直到很晚。

靖王一直想再找机会与苏先生单独谈谈,但梅长苏的全身散发出一种凛然不可亲近的气质。人在身边,却无法靠近他。靖王这才发觉,原来低眉浅笑、繁文冗节、深居简出也可以作为铠甲。苏先生的言谈举止与从前没有任何不同,只是从他的眼睛里再也看不到一丝情感的波澜。
“是自己逼问得太紧了吧!”靖王暗自后悔。

 

这情形持续了七八天,直到江左盟飞鸽传书送来一个惊人的消息——誉王意图谋反。

蒙挚匆匆赶到靖王的营帐,靖王与梅长苏并肩站在地图前正在低声交谈。

“皇城禁军已经奉皇后诏令交出了控制权,不可能再回金陵求援。”靖王告诉蒙挚。

“我们只有三千禁军护驾,誉王勾结的徐安谟有五万庆历军。但既然已经得到了消息,我们可以制定预案防备。”梅长苏的双眼眯成一条缝,极速思考着,不知不觉顺手将靖王的腰刀一把抽了出来在地上画着,动作之熟练自然,让旁观的蒙挚滴下冷汗,靖王也不仅呆了一呆。

梅长苏似乎并没察觉,接着道:“为今之计只能去调纪城军救驾。九安山易守难攻,我们退守猎宫、据险以抗,最多可撑三天。”

“皇帝多疑寡断,只有等到叛军逼近、情况确凿无疑,殿下才能拿到兵符去调兵。”梅长苏又向蒙挚解释了一下。

“纪城军在北侧,若叛军合围之势已成,殿下如何突围去调兵?”蒙挚又问。

梅长苏这才察觉到自己的漏洞,这漏洞并非无法下山,而是无法回答。他正在迟疑间,靖王答道:“后山悬崖有一条小路可直抵达山下,当年我和小殊乱跑时发现的,只有我们两个知道。”

“苏先生想必是从小殊的遗书中看到的。”靖王看了一眼梅长苏。

梅长苏却看着手中靖王的腰刀发呆,靖王微微一笑从他手中取回腰刀插入刀鞘。

 

在警哨传来前的三天时间里,梅长苏与蒙挚遍查九安山的关隘、道口,制定了周密的布防护卫方案,将禁军护卫范围缩得又小又密。蒙挚则按照计划,沿山道沟堑布置外围防线,将山道之外的小路全部封死,准备大量的滚木雷石……

靖王要应候梁帝的召唤,心中记挂着布防,也只能待梁帝休息后才能离开。

 

第三天的午后,靖王趁梁帝午睡便去找蒙挚和梅长苏。绕过猎宫前的巨大平台,一眼看见二人并肩站在山道边,梅长苏指着前方的地势在说着什么,蒙挚则频频颔首赞同。

连续三天跋涉山道布兵防卫,梅长苏脸色明显变得苍白憔悴,眼睛却放射出格外的丰神异彩。靖王想起母亲的话,心痛不已,恐怕他就要这样把自己燃烧干净了。

蒙挚忽然发觉靖王过来,赶忙示意梅长苏,二人躬身行礼。蒙挚要按照刚才梅长苏的指点,重新布局一个安防,寒暄两句便匆匆离开。

 

“示警哨还未到?”梅长苏皱眉问道。

“尚未接到。”

“这只说明徐安谟的庆历军军纪涣散,不管是造反还是勤王,以这样的速度行军绝无胜算。”梅长苏唇边挂着冷笑。
“不过我们毕竟只有三千禁军,”梅长苏转头看着靖王,

“殿下三日若无法赶回,如猎宫已失,你必须立即赶回金陵号令天下勤王,绝不可上山营救。”梅长苏盯着靖王的眼睛问道,“殿下能做到吧!”

“我一定会回来!”

“殿下能做到吧!”梅长苏不为所动,继续逼问刚才那个问题的答案。

“我,能做到!”靖王神色凝重地回答。

梅长苏松了口气,不自觉地用手揉捏酸痛的腰部。

“先生,累了吧?”靖王温言道,伸出手臂将梅长苏揽在怀中。

疲倦之极的梅长苏默默靠着他身上闭着眼睛休息了片刻。

靖王自言自语道:“小殊的遗书并没有提到九安山后面的小路。”

梅长苏低声道:“大概是蔺晨告诉我的。他听林殊讲了那么多,也没有每件事都写下来。”

靖王温和地说:“是啊。小殊喜欢拔我的腰刀,手指爱搓衣袖,一定也是蒙古大夫告诉你的。”

梅长苏“嗯”了一声,忽然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哨,放在唇边轻轻一吹。一声脆响如裂帛穿云,转瞬间飞流已经出现在眼前。

“殿下,苏某身体疲累,先回去休息了。”说罢,扶着飞流往营帐走去。

 

第二日天刚亮,誉王谋反大军逼近的警哨传来,震惊整个九安山。
靖王取得兵符即将出发,梅长苏与蒙挚送到山路边。

梅长苏目光灼灼看着靖王:“殿下三日回得来吗?”
“母亲和你们都在,我死也要回来。”靖王说到“你们”两个字的时候,目光从梅长苏的腰腹掠过。
蒙挚不知内情,心生感动:“殿下放心,末将誓死保住猎宫。”

“殿下昨日对苏某的承诺,能做到吧!”梅长苏目光凛冽盯着靖王。

“能做到!”靖王深深看了一眼梅长苏,翻身上马,绝尘而去。

 

 

待续 

穿越回来二更好精分,倒地求评!

阅读理解思考题:

1. 蒙挚为啥感动? 这说明了什么?(50分)

2. 靖王说 “你们”是什么意思,说明了什么?(50分) 

 

 

 

0-1  多情总被无情恼(上

0-2  多情总被无情恼(下)

1.  谁令白衣送酒

2.  今宵酒醒何处(上)

3.  今宵酒醒何处(下)

4.  君子可欺之以方(1)

5.  君子可欺之以方 (2)

6.  君子可欺之以方 (3)

7.  君子可欺之以方 (4)

8.  君子可欺之以方  (5)

9.  秋山又几重 (1)

10. 秋山又几重 (2)

11. 秋山又几重  (3)

12. 秋山又几重  (4)

13. 秋山又几重  (5)

14. 秋山又几重  (5)

15. 秋山又几重  (6)

16. 众里寻他千百度(1) 

17. 众里寻他千百度 (2)

18. 众里寻他千百度 (3)

19. 众里寻他千百度 (4)

20.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1)

21. 既见君子云湖不喜 ( 2 )

22.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3)

23. 登山临水送飞鸿 (1)

24. 登山临水送飞鸿 (2)

【番外.温泉play】城下之盟(上)

【番外·温泉play】 城下之盟(下)

【番外.产前talkshow】出将入阁

【番外.产后talkshow】 梅开二度  

【番外.嘴炮反攻show】萧景琰混乱的三观 

【番外.夺子大作战】俯首江左有梅郎 (上)

【番外.夺子大作战】俯首江左有梅郎 (下)
【番外.夺子大作战】俯首江左有梅郎 (补)

 

 

本文关于男子成婚及生子的设定,《君子可欺之以方 4》

 

 

 

评论(55)

热度(422)